热点新闻:
百果园加盟
当日创业留言 159 条,在线咨询量 289
您最关心 网站地图:xml txt
文章页栏目banner
品牌资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加盟资讯 > 品牌资讯 > >
第一个被摘牌的加盟商,他犯的错“救”了百果
发布时间:2021-11-23 14:06点击量:
  人生而不同,有些人一辈子平淡无奇,有些人短短几十载却有如过山车,丰富而刺激。百果园成都区域拓展总监吴俊军,就是这样一个有故事的人。他在前30年达到人生、事业小高峰;一个“折腾”,让他一路跌至谷底……最困难的时候百果园拉了他一把。他说,“我要用一辈子感谢百果园的包容与信任。”
第一个被摘牌的加盟商,他犯的错“救”了百果园
  1、春风得意
  2006年对吴俊军来说,是人生的第一次重要转折。在父母的照应下,刚满30岁的他,已经在江西老家开办了当地最大的家具城,身家数百万。有钱、有名、又有贤妻孝女,人生最得意之事不过如此。也许是成功来得太容易,让吴俊军看不清自己的真实实力;也许是父母庇佑太多,让他越发想证明自己。2006年5月,吴俊军到深圳参加国际家具展,顺便见了一下老乡姜治英。得知老乡加盟百果园,一个水果店一天可以做到4000元。吴俊军震惊了,“生意这么好”!在那个年代,卖水果能有这样的业绩,是相当不错的。
  这次见面深深地刺激了吴俊军,“姜治英在老家混得远不如我,却在深圳干得风生水起。她都能干成,我肯定也行!”自信满满的吴俊军,立马放弃了稳定的家具生意,放弃了家乡安逸的生活,变卖掉家具城和房产,携妻女南下深圳,准备大干一场。“我就没打算给自己留一点后路,我已经想好了一定不回去,一定要在外面立足下来。”吴俊军的决择,得到了太太的支持,却没能获得父亲的谅解。“父亲认为我在老家已经过得那么好了,为什么还要去外面折腾?”父子两人都是倔脾气。这事儿之后,父亲3年没有理他。吴俊军也不肯打破僵局,更不敢回去,“那几年在外面过得并不好。”
  2、被“命运”选中
  到深圳后,经姜治英介绍,吴俊军认识了百果园加盟拓展负责人雷海京(现任百果园集团加盟拓展中心高级总监)。在他的指导与帮助下,2006年9月,吴俊军的第一家加盟店——福田区赤尾村店开业了。没多久,吴俊军就发现一个秘密:百果园提供的果品来自批发市场,一些加盟商为了获取更多利润,会去(批发)市场私自采货。作为“新手”,吴俊军也有样学样。当时整个行业缺乏标准,加上百果园的“散养”管理,时间长了,加盟商的胆子越来越大。“命运”选中了吴俊军。2008年5月的一天,吴俊军突然接到店员电话,他的赤尾村店被媒体曝光赚“黑心钱”。原来,吴俊军把采购来的海南香蕉,贴上进口商标后再高价销售,被一个离职员工举报了。“那会儿,菲律宾吕宋蕉卖得贵,4块8一斤;海南香蕉一斤只卖1块多。”这事经深圳电视台《第一现场》曝光后,陆续有媒体过来采访。事情越闹越大,消费者的质疑声不断,加上经营一直处于困境,品牌眼看就要毁于一旦,让百果园感到了空前的压力。用百果园创始人、董事长余惠勇的话说,“已经到了不得不改革的时候。”雷海京找到吴俊军,告知了公司的决定:准备撤销你的加盟资格,并着手整顿加盟乱象。吴俊军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,听了雷海京的话,坦然道,“我确实犯了错,肯定要承担后果。”第二天,媒体继续跟踪报道,“余董(余惠勇)、雷总(雷海京)过来,当着媒体的面,把赤尾村店的牌匾摘掉了。”吴俊军回忆道。
第一个被摘牌的加盟商,他犯的错“救”了百果园
  3、救命稻草
  这件事对吴俊军的内心,似乎没有造成太大的波澜。离开百果园后,吴俊军觉得这一行门槛很低,自己干也一样能干好,就把原来的门店换了块新牌子,“果香园”正式营业。由于同质化严重,产品和服务没有体系,生意越做越差。“早期一天营业额可以做到3000多元,后来跌到2000、1000……最终难以为继。”2年后,果香园被迫关门。吴俊军这才发现,自己干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。2010年,失意的吴俊军开始转战房产中介。可是这一年,国家刚好出台“国十条”,以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。大环境下,吴俊军渐觉力不从心。“生意上的持续受挫,逐渐褪去了他身上的傲气,最迷茫的时候雷海京帮了他。”原来,吴俊军虽然离开了百果园,却一直和雷海京保持联系,也一直在默默关注“老东家”的发展。2010年后,百果园开始走上正轨,门店扩张速度越来越快。早先仅雷海京一人负责加盟工作,现在根本忙不过来。公司为了匹配业务的高速发展,成立了拓展部,让雷海京招兵买马。2013年,在吴俊军最低谷的时候,雷海京建议他来百果园拓展部试试。一来,吴俊军做过中介,之前还帮百果园选过商铺;二来,凭借多年接触,雷海京发现吴俊军有担当,是个值得信赖的人。进公司得经过总经理(现集团总裁)同意。雷海京当着吴俊军的面,给总经理徐艳林打了个电话,简短说明了情况,“我们之前一个被摘牌的加盟商,后来自己做了中介,也帮我们找了一些店,品质还不错,现在想回来。”电话那头的徐艳林听完,干脆地回了一句,“你看好就可以”。这个电话一直让吴俊军感动至今,“真心感受到自己被信任。他们(百果园)没有因为我被摘牌,我犯过错,我是每年的反面典型,就不再录用我。”
  4、用钱铺出来的经验
  “和采购一样,吴俊军和拓展部同事能一路‘打怪升级’,也是公司用钱铺出来的。”背后是公司的包容与信任。拓展部成立初期,没有标准、没有经验作参考,大家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试错成本很高。“开一个店的成本,包括房租、水电费、装修,一般至少几十万。如果经营半年关掉,算上亏损,可能好几十万就没了。”吴俊军拓展的“最短命”的店,只开了半个月就关门了。那个商圈刚好在路口,里面是城中村,虽然消费不高,但人流量大。“按照早期的选址标准,十字路口的门面是相当好的,三个门,房租也不贵,月租金才4000多元。”大家赶在年前装修好,刚开业没多久,就因为过年极度缺人,不得不临时关门。等到年后再重新开张,生意却怎么也做不起来,“一天往往才做到一、两千块钱”。吴俊军猛然意识到,可能是选址问题。“刚好徐总(总裁徐艳林)与方爱平(时任百果园运营部负责人)巡视广州门店。到此店查看后,说没选好址,后期经营会一直很困难。就决定把这店关了。”“类似这样的事情并不在少数,我们不用承担什么,顶多扣一点奖金,但公司却要承担很大的损失。”吴俊军说。百果园这种包容与信任,也激发了吴俊军更大的潜力。2013年,百果园准备拓展广州花都区,在做评估时,大家都不看好。花都是远郊城区,当时评估最多能开5家店。而从大仓配送到花都区,路程大概八九十公里。“开店数太少了,成本太高,不划算。”吴俊军思索了一下,觉得花都区的“潜力”不止5家,就把这个任务担了下来。为了更方便地开展工作,吴俊军直接把家搬到这里,一住就是两年。“从我搬过去到离开,开了将近40家店。”
第一个被摘牌的加盟商,他犯的错“救”了百果园
  5、我的事,也是很多人的事
  “当我们看不清楚方向,看不见前方道路时,我们要相信:我们看不清会有人看得清,我们只要相信他就好。这期间可能执行起来会有一些偏差,但一定会调整好。”吴俊军说,这是他十几年来最大的感悟。他说,从百果园信任他、选择他的那一刻,他就决定做好一块砖,只要公司需要,他随时都在。他也真的做到了。从2013年再次加入到今天,这7个年头,为了百果园,吴俊军很“折腾”,举家搬迁3次,从深圳到广州,再从广州到成都。其实有一次,他犹豫了。在从广州调往成都时,当时他已经在广州买车、买房,女儿也马上要读初三,儿子刚出生。一家人又要随他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,吴俊军陷入两难。
  太太反而很坚定,她说,相信公司。“公司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们,现在需要我们,我们就要去。”就这样,吴俊军一人先来到成都,半年后等安顿好,把太太、儿女都接了过来。后来,吴俊军还说服弟弟也加入了百果园,现在负责江西的拓展工作。“原本弟弟在老家很稳定。”吴俊军说,他的故事也是很多人的故事。拓展部在全国有140多人,有些是妻子跟随有些是妻子默默在家支持。大家坚持下来都有一个理由就是相信。
张开图标
关闭图标